丝瓜app破解版污安卓版

艾伦走出执行部走在热闹的大街上,感受着久违的人间的气息,不由得有些沉醉。

在冰封要塞的时候,艾伦是在战场上搏杀,在死亡的边沿游走。

在那里,没有温馨的气息,没有人间的味道,有的只是铁与血的交织,生与死的挣扎。

而从冰封要塞回来之后,艾伦一直是昏迷的状态,连自己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。

只能任由昏沉的意识在漫长的时光中沉沦。

再后来,艾伦有了一定的意识,可以隐约感知到些许外界的变化,但是意识仍然在断刀残存的精神世界中磨砺。

真的算起来,艾伦和这热闹的人间喧嚣已经分别了快一个半月了。

火热的香气从街道上大开的店铺中传出,给这极北的地域带来了几丝暖意。

热闹纷杂的声音混杂在气味中四处游荡,让这个城市显得生机勃勃。

现在是黎明历874年,1月18日。

帝国的新年已经过去了,但是极北的城市还沉浸在年后的氛围中。

没错,曙光帝国也有着庆祝新年的传统,祈求新年幸运,盼望阖家团圆。

姑娘是要铲雪吗?

每年的1月1日,也就是历法中每个新年的开始,就是帝国举国欢庆的日子。

而接下来,根据每个城市每个地区风俗习惯的不同,他们的新年持续时间也会有不同程度的变化。

格里亚城因为是帝国极北的城市,也是帝国北境最寒冷的城市。

所以他们的新年也会是整个帝国中最长的。

因为极北寒潮的影响,1月的格里亚城并不适合开工,所以绝大多数的人还是无所事事,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消磨时间。

艾伦有些怀念的呼出一口气,看着熟悉中带着些许陌生的长街,眼眸之中满是欢喜。

回来了。

无声的感叹了一句,艾伦心中满是欢喜,张望了一下周围热闹的景象,有些跃跃欲试,似乎是想要出去逛一逛,庆祝自己活了下来。

只是,也只是想一想罢了,艾伦打量了一下新建的建筑,辨别了一下方向,朝着格里亚城的治安署走去。

在出发之前,艾伦就已经向雷纳德打听过大伯父一家的情况了,知道他们并没有搬离治安署,仍然住在那里。

所以艾伦也是没有半点犹豫,径直的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。

艾伦穿着一身黑色的执行部冬季制服,嘴角带着一丝浅淡的微笑,快步走在喧嚣的人群中。

“爸爸,我要那个。”

“好好。”

“卖酒咯,上好的烧酒哟。”

“……”

虽然,恐怖的天灾让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承受了久违的伤痛。

但是在帝国的大力援救下,格里亚城却并没有受到太过严重的损伤。

在这座城市中的公民,还可以勉强过个年。

此时在街上的公民,也是为了借助过年的喜庆冲淡一下往日的霉运和悲伤,希望给新年带来好运气。

各式各样的声音不绝如缕的钻进艾伦的耳朵,让他既是开心又有些不爽。

开心是因为,他无比真切的感受到了活着的意味,鲜活,真实。

在战场上时,其实艾伦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,那么淡然。

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,既然踏上了战场,那就要有杀人和被杀的觉悟。

他可以冷酷无比的杀掉和自己对立的敌人,无论是魔兽还是人类。

但是他却担忧自己无法须尾的从战场上活下来。

毕竟,现实不是游戏,没有人有重新来过的机会。

说白了就是怕死,但又有谁不怕死呢?

所以,艾伦的心理其实有着很大的压力,盼望着能够早日回来。

但是一朝醒来,就已经回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格里亚城,却又有些让艾伦不真实的虚幻意味。

而现在,在这汹涌的人潮中,在这热闹的喧嚣中,艾伦才有些恍惚的明白过来。

自己,活下来了!

当然,也有不好的一点,艾伦现在的感知太过敏锐,百米之内几乎所有的声音都在往他的耳朵里钻,让他的脑袋嗡嗡作响。

只不过,艾伦也没什么办法,只自己忍受,等到自己习惯的一天。

只要艾伦等一段时间,习惯了这么大信息量的流入,他就可以自动忽略一些不太重要信息,提取自己需要的信息。

当然,艾伦也可以用其他方法,比如,迅速提高自己的智力。

从某种意义上讲,艾伦现在的情况就是cu处理信息的速度有些跟不上接受信息的速度了。

只要从根源提升自己,那么一切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。

只不过,艾伦现在还不想那么快升级然后动用那一点属性。

因为,他觉得那一点属性还有更好的用途。

就这样,艾伦一边漫无目的的思考,一边朝着治安署的方位走去。

途中,还极有闲心的观察了视线中初步完成的灾后重建工程,

不一会,艾伦就到了治安署。

庄严的建筑在寒风中伫立,巍峨高大,带着凛冽的威严。

如今的治安署和艾伦之前来的时候相比变化了不少。

并不是因为治安署的建筑经过了什么修缮和改建,单单只是因为艾伦之前到来的时候都有些不和时宜。

第一次来的时候,是在深渊之夜魔潮攻城的时候,当时的治安署简直是脏乱差的典型。

空气中硝烟弥漫,地面上鲜血潺潺,滚烫的弹壳遍地都是,轰鸣的炮火将整个长街炸的翻飞,碎裂的齑粉四散,让空气更显浑浊。

这,是艾伦对于治安署的第一印象。

后面,艾伦来治安署看望大伯父他们的时候,情况也不是太好。

虽然战事已经停息,但是治安署的门面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。

极北的寒风带走了空气中的尘灰,带走了弥漫的硝烟,但带不走围墙上的坑洞、裂纹、血迹。

当时的格里亚城还在百废待兴的状态,所有的地方都极其缺乏人手。

在那种情况下,治安署的人并不会将太大的精力放清洁总部上,因为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所以,艾伦第二次看见的治安署,也只不过修整了一下门口街道上被炮弹轰炸出来的坑洞,方便治安署车辆进出罢了。

而现在,才是艾伦第一次看见整洁干净、威严无比的治安署建筑群像。

“您好,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”

艾伦走进前厅,还没有等他东张西望,就看见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迎了上来,平静的问道。

只是,虽然面容看似平静,但是艾伦仍然可以感知到在对方平静面容下的忌惮和警惕。

艾伦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,以防对方做出意外的举动,只是动作缓慢的将自己的治安署三级警司证件拿出来,递给对方。

“请稍等。”

在看见这个证件的那一刻,艾伦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对方身上的戒备减轻了许多,只是仍然没有放松警惕。

魁梧男子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艾伦的面容,然后仔细的检测了一遍这个证件的真实性。

“抱歉,耽误了一些时间。”

魁梧男子恭敬的将证件递回。

艾伦只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,接过了自己的证件,然后回答道:“没事,我是来找人的。”

“您随意。”

魁梧男子做了一个请自便的手势后,也是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。

可以清晰的感觉到,原本在大厅中警惕的氛围也是缓缓散去。

只是艾伦却并没有立刻到治安署后面去寻人,在大厅里找了一个位置坐下,然后闭目养神。

在之前那个魁梧男子露出警惕神色的时候,他就大概知道应该是自己的原因了。

因为,在他之前的那个男人并没有遭受和他一样的待遇。

艾伦仔细的思考了一下,发现是自己的周身隐约气势的锅。

毕竟,那种百战还生的铁血意味,和那种在生死之间游走的血腥意味,常人可能没有太大感触。

但是对于治安署中经历不凡的老兵而言,实在是有些明显了。

他们也许不入超凡,但却也在生死之间磨练出了对于危险的感知。

而艾伦现在的自带的威势,哪怕再怎么竭力收敛,对于这些普通人而言也不必一头远古凶兽差多少。

他们能够察觉艾伦的问题,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不过,这也是之前艾伦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才会被他们察觉。

而现在,艾伦明白过来之后,自然是要收敛一下自己的气势,以免被自己的亲人察觉。

呼……吸……

艾伦的气息悠长,收敛着溢散的威压,让自己尽量变回以前的那个阳光小青年模样。

过了几分钟后,等到艾伦将自己的气势部收敛后,才缓缓睁开了双眼,站起身来,朝着治安署的后方建筑走去。

#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