蘑菇jav在线视频app下载

“法兰西,又有人投诉到我这里了。”总部,法兰西·李的上司毒品调查科的高级警司皱着眉头对他说道。

“林昆是吧?”法兰西·李一脸早有预料地说道:“投诉我什么?”

“你派人跟着他才14岁的女儿,还一直跟到学校大门口,人家能不投诉你吗?”

“有什么问题?”法兰西·李摊摊手,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那是林昆,掌控港岛半数海螺因的幕后黑手,他本人,他老婆,他女儿我当然要让人盯着,毒犯啊,毒犯什么事干不出来,用女人运毒,儿童运毒什么的是常态吧。”

“那可是大毒枭林昆的女儿,谁能保证她没参与到毒榀犯罪中来?”

“你!”高级警司眉头深深皱起,歪着脑袋看着法兰西·李,林昆绝对不会让自己老婆还是参与到毒榀交易中来是肯定的,这一点,警方早就知道。

但就像警方早就知道他泛毒却没有抓他一样,知道不代表要做。

毒犯的老婆女儿,就这一个理由拿出来,监控你就是理所当然的!

你说你没让她们参与泛毒好使么?

“算了,你要注意你的行为,别搞出大事来。”

“谢谢头,我知道,家人已经安排好了。”法兰西·李很明白上面的意思,让他小心点,这帮毒犯都是没人性的,逼急了真的有可能报复,对警方人员和其家人造成生命安方面的危险。

“你明白就好,行了,去吧。”高级警司深深看了法兰西一眼,挥手让他下去了。

格子衬衣清丽脱俗清纯美女生活照

……

“他妈的,疯子,一群疯子,脑子是不是有病,跟着我女儿干什么!”林昆整个人暴跳如雷地在家中吼着,“我女儿又没有犯法,该死的,杀了你家啊!”

他老婆坐在沙发上,摸着自己的大肚子默默地不说话。

虽然林昆这些年从来不告诉她也不让她参与其中,但,她是知道的。

但女儿可不知道。

昨天女儿回到家中就冲着林昆不停地吼,问他到底是干什么的,为什么会有警察一直跟着自己,现在学校所有人都以为她犯了什么事,所有人都像是躲瘟疫一样躲着她,原来围在她身边的人都消失了。

最后大女儿饭也没吃一摔门就跑了,林昆追出去都没追上。

好在,警方倒是逼的……跟的很紧。

“昆,我们离开香港吧。”忽的,林昆老婆抬头说道:“我们走吧,不要在这里了,你也不要做了,我心里很不安,小女儿先天心漏,你肾又坏了,我,我,我真的怕,真的怕你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情绪上早就绷紧的她抱着林昆的腰大声哭了起来。

“别哭,别哭,你看你,唉……”林昆长叹一声,“放心,马上了,马上了。”

“准备准备,咱们去泰国玩几天,回来之后一切就都好了。”

……

泰国,清迈。

把家人都放在清迈,林昆带着阿力坐车从清迈到清莱,从清莱到美赛,一直到毒犯控制区,借助大象和驮马一点点深入到山区之中。

“这是察猜将军,控制一支武装,我有八百万美金一直放在他这里做押金。”林昆给阿力小声介绍了一下后便快步朝着察猜走了过去。

两人拥抱之后寒暄一下后,林昆拉着阿力过来说道:“这是阿力,我兄弟,以后我的生意就交给他了。”

“明白了,这是你的门徒。”察猜上下打量阿力一眼后笑着说道:“走吧,咱们进去。”

一边喝着茶水,察猜扔过来一份调查报告到林昆这里,“这两年生意不好做啊,看看吧,这是联合国替咱么做的市场调查报告。”

阿力一愣,脑子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来。

“有什么奇怪的,毒榀贸易是仅次于军火的贸易方式,比石油贸易涉及的利益都大多了,现在年贸易额超过5000亿美元,石油加上天然气,一年的贸易额也才3000亿左右,联合国为毒榀做市场调查报告有什么问题?”林昆扭头憋了阿力一眼后笑着说道:“看看这份报告,冰岛370美元一克纯的,爱尔兰也不错,248美元,老美跌的就有点多了,120啧啧。”

“球两亿人吸食毒榀,其中1.6亿吸食大麻,当然,现在大麻很多地方都合法了,2600万吸食安他非命,就是冰毒,1370万吸食可卡因,吸食海螺因的就少了只有1100万了,另外摇头丸增长速度很快,有万了。”

“从来没有任何人宣传过毒榀好,只有铺天盖地的宣传吸毒有害健康,那些第一次尝试的吸毒这不知道吗?”林昆一脸冷笑地把手里的报告拍在桌面上,“错,他们很知道,世界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吸毒有害的,吸毒成瘾,沾了毒榀就彻底完蛋了,但他们依旧去吸了,从来没人逼他们。”

“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!”

“不过吸食海螺因的确是少了,有了更好的,更方便的替代品。”

“与其有时间抓泛毒的,不如想想如何不让那些人自己跑去吸毒!”林昆又开始了碎碎念。

阿力叹了一口气,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,泛毒肯定是不对的,但说吸食的人都是毒犯害的却又太过牵强了。

很明显,林昆没那个本事让谁一定染上毒瘾,所以说他害得谁家破人亡确实有点扯淡了。

跟拉不出来屎怪地球没引力,砍死了人怪有人卖给你菜刀一样。

在察猜这里呆了一天,林昆又带阿力去见了另一位在缅甸的将军,之后又回到泰国,又去见了林昆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那些买家。

“我们其实跟警察一样都是分区的,东西九龙,新界,屯门,每个区都有不同的买家,货是一层一层散下去的,我刚刚给你介绍的这些都是熟客。”林昆一边朝着咖啡里放糖,一边说道:“不过,千万别信他们。”

“货让这边的人直接送去港岛,不要自己运,虽然贵了两成,但是安,安最重要。”

“货到了就让仓库的人去取,你自己不要去,免得留下证据,包括仓库的位置,你都不要知道在哪里,厨房需要的时候打电话让仓库的送,仓库会有自己脚送到厨房指定的地点,厨房拿到‘美金’后会自己生产成‘港币’,而这些买家要货的时候你就让走车的去,走车嘛,你之前就是干这个的。”

“切记,从这次回去之后开始,你就不要再亲自参与其中任何一个环节了,包括厨房和仓库的地址都不要知道,仓库、厨房、走车三个环节部用脚隔开,被抓了也只是损失一个环节,他们互相之间也不要让他们知道,除了固定的时间地点之外,永远不见面,每次联系之后都换一个电话卡。”

“不要嫌弃我啰嗦。”林昆拍了拍阿力的肩膀,“切记,安,安最重要,安第一,有命赚钱也要有命花才行,包括与这些买家接触,都一定要在港岛之外进行,港岛警方可管不到泰国来。”

阿力勉强笑着点了点头,“放心,我记得呢。”

“回去之后我再带你见见洗钱的人,最后一个环节就搞定了。”说着,林昆抬头笑着看向阿力,“以后,就交给你了。”

是啊,最后一个环节搞定,就要搞定你了……

#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