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版人茄子视频app破解版

张鲸拜师的当天下午,这个消息就在皇宫里传开了。

被人津津乐道。

但没有人认为张鲸是为了巴结朱翊镠而去拜师的,以张鲸的身份完没有这个必要。

当然,也没有人认为张鲸是吃饱了撑着,为了找噱头或刷存在感跑去拜朱翊镠为师。

意见高度一致:纯属朱翊镠个人胡闹,他就是小孩子脾气,万历皇帝又惯着他,闹着儿的。

反正朱翊镠想什么做什么,大家都不觉得奇怪。在他身上,一切皆有可能。

也只能盼望他早点儿完婚,然后外地就藩去,别再祸害京城里的人了。

前两天,在太医院,郎中们都知道朱翊镠祸害胡诚。

如今在内廷二十四监局,太监们都知道朱翊镠祸害张鲸……从张鲸手里要走十万两银啊!

喜欢张鲸,与他亲近的人,唯有抱以同情;不喜欢张鲸,恨不得他失宠的人,暗自窃喜。

其中最高兴最高兴的,莫过于大公公冯保。

他得知这个消息,心中的欢喜难以掩饰,一个人坐在值房里竟哼起了小调。如果有琴,他真想弹奏高歌一曲。

梦中的女神

想着朱翊镠这次很靠谱,说帮他就帮他,居然收张鲸为徒,看张鲸的脸往哪儿搁?

但脸面不算啥。

最关键的一点,与亲王关系过于亲密的宫中大珰,最后都不可能坐到司礼监掌印的位置上。

司礼监掌印乃内廷第一人,大明可有规矩,不允许与首辅过于亲密,亦不允许与亲王过于亲密。

虽然与首辅不能过于亲密这条规矩已流作形式,但与亲王那一条还坚守着。自明成祖后,对亲王的防范就没有松懈过像防贼一样。

这是不是意味着,张鲸眼下再得宠,将来也不可能继承司礼监掌印的位子呢?

想到这一节,冯保他焉能不高兴?

若不是害怕被人误以为他与朱翊镠合谋陷害张鲸,他恨不得马上去慈宁宫偏殿感谢朱翊镠。

先头冯保还担心,朱翊镠胡闹的性子,弄不好会将他扯进去,现在看来,这个担心纯属多余。

朱翊镠居然以一种看似十分胡闹荒唐的方式高级地帮了他一把。

嘿嘿,那以这种情形,朱翊镠下一步是不是要对张诚出手了?

冯保万分憧憬。

反正朱翊镠上次点名道姓是这两个姓张的吗?

而这两个确实正是冯保讨厌、万历皇帝宠信的两个。

冯保只能想到朱翊镠是在暗中帮他,却哪能想到朱翊镠不过是按照自己的计划一步一步向前迈进?

朱翊镠身子里,甚至骨子里流淌着对大明无限热爱的血液,来到这个世界确定下来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拯救张居正和张家。

拯救大明还得靠后站一站,先等等。

而要拯救张居正和张家,一方面除了给张居正治病,尽量延续他的生命;另一方面,不得去掉害他推翻他改革成果的几个祸害精?

第一个目标就是张四维。

朱翊镠觉得自己做到了,成功说服李太后、张居正设立临时代理首辅,将张四维挤下去,让张居正的门生、也就是张居正的追附者申时行上台。

历史上的张四维一上台就与张居正唱反调。

申时行不会。

照目前形势,张四维辞职致仕回家的可能性很大。

毕竟李太后已经点头同意,而且私下授意过万历皇帝。

第二个目标就是张鲸。

这个人蛊惑万历皇帝的心智,既扳倒了张居正的盟友冯保,又与张四维沆瀣一气,推翻张居正的改革,必须逐渐削弱他的地位。

朱翊镠正在努力,相信达成这个目标不难。

收徒只是削弱张鲸的第一步,后面整治他的手段还多着呢。

只是不能操之过急,怎么说自己也是个亲王,太嚣张容易受伤。

慢慢来,反正张鲸休想跑。

第三个目标是张诚。

没错,又是一个太监头子。抄张居正家的正是此人。

历史上的张诚,是继张宏之后担任司礼监掌印的人,后来还兼任东厂提督及内官监主管。

仗着抄张居正家有功,权力比张鲸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万历皇帝都对他忌惮三分。

俨然一个大权阉。

眼下,张诚正担任内官监主管(接替张鲸的位子)。

这个太监如同张鲸一样,也不是什么好鸟。

朱翊镠早已经想好了,在他完婚就藩之前,必须拿下此人。

既然穿越而来,知道谁是祸害精,那还客气什么?

该除的除,该扶的扶。

万历朝早期三大姓张的太监,唯独只有张宏靠谱。

只可惜好人命不长久。

历史上冯保被斥逐后,张宏接任司礼监掌印。

他与张鲸秉性截然不同,见万历皇帝左右内侍都以财货蛊惑万历皇帝心性,万历皇帝又死不听劝(本就是贪财的性子),张宏便绝食数日而死。

张宏是一个很有操守的太监。

只是办事能力不如冯保,不然朱翊镠还真想扶他一把。

好在冯保现在还年轻,历史上死得早只是因为被万历帝斥逐到南京守皇陵,最后郁郁而终。

冯保在祈盼。

朱翊镠也在琢磨。

通过收张鲸为徒逐渐糊弄的方式削弱他,那通过什么方式收拾张诚呢?

张诚现在也是万历皇帝眼前的大红人。

而且担任内官监主管,相当于内廷二十四监局的人事调动权都在他手上。

不开动脑筋还真不好弄。

好在朱翊镠有大把时间,即便马上完婚议定就藩事宜,那也不可能说走就走。

得选址修建潞王府吧?让工部实地勘测到确定不得半年时间?

然后动工修建,那不又得耗个两三年?

这一来一去,至少需要三年时间才能离开京城,那还搞不定一个太监?

而事实上,历史上的潞王从结婚到之国就藩,这中间磨磨蹭蹭地耗了七年时间。

直到二十一岁(按中国的算法是二十二岁),即万历十七年(1589年),才就藩卫辉府。

这在明朝中后期亲王完婚便需立即就藩的历史长河中,又是一朵大奇葩。

收拾内廷的太监,像张鲸、张诚,朱翊镠可以仗着李太后和万历皇帝亲自上阵;

但收拾张四维那样的外臣,朱翊镠还是很谨慎的,只能通过李太后和万历皇帝的手。

毕竟大明的言官(说得不好听就叫喷子集团)不容小觑,能不招惹就能达到目的那最好不去招惹。

总之一点,无论完婚与否,几个阻碍、陷害张居正的大人物不扳倒,朱翊镠是不会之国就藩的。

不用担心李太后,她完站在张居正那边,至少现在是。

需要提防的是万历皇帝,阻碍陷害张居正的几个大人物,基本上都是他羽翼保护下的。

或者说都是揣摩他的心思、看他的眼色在行事。

如果不是万历皇帝,对张居正再不满,就像刘台、夺情五君子一样,对张居正又以何奈之?

……

求!跪求!哭求啊!

#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