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蝌蚪app草莓榴莲秋葵最新版安装

船上有淡水,林阮在小岛上捡了些干树枝和树叶,找了个背风的地方,找来几块石头一摞,把锅一架,再掏出火折子升了火。

把水往锅里一倒,虾和蟹往锅里一扔,找块石头洗净了压在锅里,这做饭的程序就算走完了。

没一会儿,龙虾和螃蟹就开始变红,香味飘出来,让林阮忍不住吸了吸鼻子。

煮得差多了,林阮捞起锅里的食物摆在旁边的石头上放凉。

忙活了大半天,林阮也实在有些饿了,等不及让它们慢慢变冷,林阮抓起一只大龙虾就开动起来。

不得不说,这纯天然无污染,现捕现煮的海鲜,真的好吃啊。一点调味料都不用放,那食物自带的鲜甜口感胜过一切。

金雕看林阮吃得那么香,拍拍翅膀表示自己也要吃。

林阮大方地赏给它一只龙虾,金雕拿去啄了半天,然后嫌弃地扔在一边。一点也不鲜美了!

林阮也不管它,美美地一顿饱餐过后,把虾壳蟹壳扔进火坑里,让它们化成灰烬。

然后又划着船去了一趟海里,捞了几十只大龙虾大螃蟹,招来一直跟着她出海的金雕,让它把这些东西,给她的家人们捎回去。

这么好吃的东西,不让家里人也尝尝,那也太可惜了。

金雕走了之后,林阮就用异能在岛上弄了间用树枝缠绕出来的房子,听着阵阵海浪,她很快就沉入了梦乡。

香车里的青春陈怡君粉艳迷人

第二天一早,阳光透过用树枝搭成的房间照在林阮的脸上,将她唤醒过来。

林阮用异能将房子收了起来,欣赏了一会儿海上日出的美景,然后转身去岛上转转。

这里远离人烟,所以岛上从来没有人踏足过。

没有人类足迹的地方,便是动物们的天堂。岛上到处都是鸟儿,各种各样的鸟,大多都是林阮叫不出名字的种类。

鸟多了就难免有个无法避免的事情,鸟屎多。

只要是有树的地方,树下就绝对铺着一层厚厚的鸟屎。

林阮看着被树林覆盖了一大半的小岛,决定还是用异能去逛比较好,她实在不想踩得两脚屎。

用异能在小岛的树林里四处穿梭着,想看看这岛上有没有什么稀罕东西,找了一圈,林阮的异能最后停在了一棵高大的树前。

这棵树,树干笔直,树皮有些花,看起来有点怪。

但最怪的是,这树干上有些被鸟啄破的地方,有白色的汁液不停的往外渗。

林阮激动得眼睛都绿了。

橡胶树!

这里竟然有橡胶树!

据她前世那点可怜的历史知道,她隐约有印象,这橡胶树可是直到清末民初的时候,才传入中国开始种植的。

没想到,在这个无人小岛上,竟然有橡胶树的存在!

林阮也顾不得那满地的鸟屎了,用异能把岛上的小鸟暂时驱赶走,省得自己落一头鸟屎,然后快速冲进树林里,直奔那橡胶树而去。

等到了树下,她再三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之后,林阮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。

这一趟出海,真的收获满满啊!

有了这橡胶树,她就可以制造出轮胎,还有各种橡胶制品了。

林阮四下看了看,这棵大的橡胶树周边还有不少小橡胶树苗,于是林阮没有去动那棵大树,只在周边挖了几棵小树带走。

她得先带这些小树回去,看看能不能种活,能不能出胶才行。

所以这大树和剩下的小树,就留在这岛上,以防种植出差错,她还能再加来取种。

再次看了看岛上,确定没有其他她不认识的树枝植物过来,林阮赶紧出出树林。

实在是太臭了,熏得她都快吐了。

把小树安置好,林阮再次驾着船出海捕捞珍珠。

忙碌了一天,收藏满满,林阮的小渔船都装不下了,她这才收了手。

带着珍珠回到岛上又住了一夜,等到金雕平安归来,林阮找了树枝,用异能编了一个超大的筐子,将所有的珍珠都装进去,让金雕带着珍珠先飞去她放粮食的那个山谷里。

飞絮和落华就在山谷里,他们会知道怎么处理这些珍珠的。

等到金雕再次返回,林阮就让它变回了本身的大小,带着它划着船离开小岛,朝离开时的码头划去。

林阮上岸之后,正好遇见前几天卖船给她的老渔夫。

老渔夫已经买了新船,今天正打算试水。

见林阮平安回来,老渔夫笑着朝她说了一堆话。

林阮一个字也没听懂,今天也没有商队,所以她只能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,打着手势,将船还给了老渔夫。

不等老渔夫问她话,林阮赶紧去取回自己寄养在码头上的马,带着树苗匆忙赶回了武岳所在的城镇。

武岳也正好刚刚回府,两人在大门口撞了个正着。

武岳看她那一身打扮,便问道:“世侄女这是又出去了?”

林阮笑着点头,“嗯,出去转了一圈,挖了几棵以前没见过的树苗,准备带回去种种看。”

武岳看了一眼那几棵瘦小的树苗,摇了摇头:“这些树离了岭南,估计很难种活。这边天气热,树都不抗冻,就算种活了,也熬不过冬天。”

林阮不置可否的笑笑:“就是好奇,想试试看,要是种不活也没什么。对了世伯,我还想带几颗这边的果树回去,你能帮我找几棵吗?最好是已经能结果的大树。”

武岳有些头疼,这丫头怎么跟这些树杠上了?明明看着挺聪明的丫头,怎么就不听劝呢?

不过想着她到底是年纪小,正是对各种事情好奇的时候,便也没说什么,点头答应下来,“成,我让人给你弄几棵去。不过你可别抱太大的希望,不管是淮阳府还是京都,都太冷了,种不活的。”

林阮嘻嘻一笑:“嗯,我就试试,不成就算了。”

武岳一拍脑袋:“哟,瞧我这记性,我回来是告诉你,船找够了。”

林阮有些吃惊:“找够了?这么快?”

武岳笑着点头:“也不是我找着的,是其他几个州府送来的,他们知道你还要来岭南收粮食,怕你再为船的事情发愁,所以就组织了船队过来,早上刚刚抵达。”

林阮大喜,“那可真是太好了。我去码头上看看。”

武岳又赶紧带着林阮去了码头。

#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