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助威武汉

童轻颜唇角弯了弯,不知道白初薇有没有后悔没去海选?

[童轻颜:@白初薇,你如果需要的话,我尽量帮你也要一份神仙老师的签名回来。]

[白初薇:那你恐怕是要不到了。]

童轻颜脸上的笑容有些凝固,手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机,眉宇间闪过了一丝不悦。

白初薇这话是什么意思?

诅咒她要不到签名?

她白初薇凭什么说她要不到神仙老师的签名?!

在群里看起来,神仙老师应该是一位挺和蔼的老奶奶,要签名不会有大问题的。

[高巧巧:@童轻颜,颜颜别搭理她,她就是自己没参加,现在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!等你给我寄签名哦!爱你。]

一向喜欢附和童轻颜的白音音,十分反常地没有出现在校友群里,反而十分神经病地在qq空间发了一条“老祖宗美美哒”。

白初薇在《超脑学霸》的微信群最后留了一句话:“题目难度会加大数倍,三天后进行录制。”便合上了手机。

雪球在一旁吱吱叫起来:‘老祖宗,你的玉简亮了。’

清纯软萌和服少女

在书桌上摆着一块方方正正的玉简,一角已经微微亮起来了蓝色的光芒。

玉简可用来通讯,在电话还没有发明出来的时候,修士们就靠着玉简千里通讯。

至于为什么现在还要用玉简通讯,纯属因为弯弯那群魔修怕得慌,生怕用手机联系被发现,老祖宗只好送了他们几枚玉简。

“白小姐,我是……弯弯,您上次给我下发的第一个任务,我已经查出来了,关于海城段家夫人辛凤华女士。”弯刀男有些不好意思,他一个体重80kg的猛男,竟然自称自己叫弯弯。

白初薇微微眯了眯眼:“什么情况?”

弯弯低声说了几句,白初薇面上的神色逐渐复杂起来,精致的五官无意识地皱在了一块儿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白初薇坐在书桌前,默然地看着窗外的夜色,一轮快要圆月的月亮高挂天际,心情有些不美丽。

不知道段非寒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会是什么心情……

白初薇沉默了一会儿,起身下楼朝厨房的方向走过去。

李管家看着白初薇进入了厨房,还拿出了做月饼的面粉吓得腿都要软了,“小姐,你要是想吃月饼的话,我吩咐厨子做。”

白初薇并没有仪式感,像中秋节、春节这些节日,她很多时候是不过的,所以李管家都没有想到白初薇竟然晚上来厨房做月饼!

白初薇挥挥手,让李管家先出去缓缓,别吓出心脏病她还要救他。

白初薇和着面粉,正在考虑做什么馅儿的,身后传来一道磁性的嗓音:“五仁的。”

段非寒从二楼她卧室的方向下来朝她走来,他斜睨了一眼厨房里的面粉,以及一旁李管家帮白初薇拿出来的各式各样的馅儿调料。

他最不喜欢的就是五仁馅儿。

白初薇恍然大悟:“五仁的?好啊。”

段非寒不动声色:“你在给谁做月饼?”

不出意外,又是她那个白月光。

中秋节就是这几天,估摸白初薇又想起那白月光,想手工做点月饼去祭奠祭奠。

白初薇神色有些奇怪:“给你啊。”

段非寒:“……能换个馅儿吗?”

#1